《扫鼠岭》呼延云小说PDF 免费下载完整高清版|百度网盘下载

编辑评论:

《扫鼠岭》甬风亭熊熊大火,引发了一起惊天动地的惨案。犯罪现场的所有物证都直接指向了这位前连环杀手。十年前,林向铭为他赎罪。一年后谁来为他辩护?精英团队重聚挑战“多重不可能的犯罪”,“最好的谜团是从一开始就给出错误的答案”……

扫书岭呼延云小说PDF+txt百度云免费下载

简介

十年前。西郊发生连环杀人案,导致四人死亡。 18岁以下的周立平被捕时,大家都认为他是真凶。只有专案组协助调查的警校大学生林向明坚称,周立平只对最后一案负责。周立平最终被判十年有期徒刑。

十年后。深夜,陌陌岭上,废弃地铁站的隧道风亭发生了熊熊大火。消防员在风亭底部发现多具尸体。监控录像和现场物证显示,造成这场悲剧的人已被释放。很快周立平,这一次,谁来为他解冤……

原版试读

如果把整个省会比作一个仰面躺着的巨人,那么贯穿城市东西线的地铁就是巨人的脊梁,而绍虎岭地铁站就像是退化尾巴的残骸和无用的灵长类动物。盲肠。

关于索苏灵地铁站,网上可以查到很多恐怖离奇的传说。这些传说有真有假。在讲述“骚树岭案”这个耸人听闻的离奇案件之前,有必要先为读者梳理一下,免得你们陷入五里迷雾,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界限,并把世人的罪恶误认为是邪灵的毒害。

贯穿城市的地铁建于 1970 年代。是我国最早建成开通的地铁线路之一。 40多年来,它一直承担着承载公民工作的重任。地铁西起樱桃街站,东至四海通站——但樱桃街站只是地铁运营的起点,也就是说,它是普通乘客的起点,但它是由不是地铁本身的起点。街道站的内部号码是二号站,可想而知,二号之前肯定有一个。也是这样:樱桃街站再往西,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从未投入运营的车站,那就是一号站,索苏岭站。

1960年代和1970年代,由于历史原因,城市主要单位围绕核心办公区建设了相对独立的“综合体”,包括集体宿舍、食堂、学校甚至电影院。地铁系统也不例外,其“综合体”位于索莫岭地区。因此,2008年之前,索苏岭站是地铁职工及其家属和就近上学的学生的日常通勤站。外人虽然不能乘坐地铁,但可以下到检票口向内窥视,因此这里成了都市探险爱好者的聚集地。它的一切都被遮住了,但覆盖的却不是密不透风的铁板,而是一层若隐若现的纱布,不许打开,你不妨隔着纱布仔细看看……所以,关于它的各种文字、照片甚至视频都可以在互联网上轻松检索到。有的属实,有的多是臆测,简直就是这座城里各种胡说八道的衍生品。

其中最有名的就是“鬼站”的传说。据说在修地铁的时候,这个地方起火,造成两名工人死亡。建成通车后,车子出不来枣树岭站,只好请了“师傅”。走了一会,师父说这里的鬼太生气了,我也甩不掉。我还不如把这个站封起来,让鬼魂流连。前往“二号”樱桃街站。

这个传说流传甚广,影响很大,很多悬疑小说作家都把它写进了自己的书里,声称是真的,却忽略了两个基本事实:第一,烧死两个人的事件确实发生了,但是事故原因是电力系统停电引发火灾。被烧死的不是地铁工人而是两名救援人员,事故地点不在潮树岭站;其次,地铁的发车点从来不是索苏岭站,也不是樱桃街站,而是西郊车站。所有的地铁列车都在这里进行日常停车、列车检查和大修,也从这里开始。连接城市从东到西。

此外,还有“最后的幽灵地铁”的传说。据说,樱桃街站方向的末班车从四海通站发车后,后面会有一列火车。除了司机,这列火车永远不会停下来。没有乘客,虽然每个车站都有一站,但全程没有开灯,像一条黑色巨蟒一路向西,23:00前到达索苏岭站,它的作用是去“动精神”。因为地铁建的时候挖了很多坟墓,坟墓里的鬼很生气,而且地铁里没有阳光,阴气很重,所以在地铁关闭试运行的时候就出来了日夜闹。把很多地铁公司的员工都吓死了。最后,地铁公司请来了成道的和尚,他们做了多日的仪式安抚他们,并与他们达成协议,每晚午夜(23:00)前有一趟空车开出,送他们回他们的原始坟墓。在坟墓所在的地方休息。如果记不住墓地所在的地点,就去陌陌站安息吧……

关于小虎岭站是避难所的传说也太可笑了,更何况地铁末班车到樱桃街站,四海通站发车时间一般是23:40,周五是0:20时间已经过去了1个小时,再考虑到这条地铁线路关闭试运行的时间——1972年5月1日,那个时候,哪个胆大的单位敢做“高僧之道”?这种封建迷信?不过,据说在最后一班地铁之后,还会有另一趟列车,但确实只是为了让地铁员工下班回家,而列车的灯亮着,亮如白昼。

仔细研究这些传说的起因,不禁会想到“甜鼠山”这个听起来怪异的名字。一些无聊的文人,不严谨考证,只是想根据一些资料引起读者的注意,说这里是清代的万人坑,专门埋葬瘟疫的人,因此得名“扫地”。鼠岭”。民国初年,日本人在灵上开设精神病院,很多中国病人在里面惨死。时至今日,灵上半夜,仍能听到他们怨灵的惨叫声,恐怖的……

这些无声的传说,可以说是把切碎放入锅中的食材随意炖煮。

“扫鼠山”这个名字的由来可以追溯​​到清代大学者窦云华。窦云华生于乾隆五十二年。从小就聪明好学。后来,他成为桐城派一代文宗姚乃的老师。邢,林泉为唱歌买单。尽管他多次去北京参加考试,但即使在健客领域,他也不是第一名。晚年,他回到家乡,带着姚鼐“生于五象海世界,安息于碧沙蓉”的一句话,在西山一处荒山脊上建起了“聊武书院”,写书讲道,在教学和教育的同时。人,至咸丰二年卒。死前,窦云华喜欢在阳光明媚的时候,将书院的珍贵书籍铺在山脊上。一些学生担心这些书会被村民偷走。窦云华笑道:“读书是为了送人,何不让他们晒干。!”这句话传给后人,人们将这座山命名为“晒树山”。

如果说晒鼠岭是专门用来埋葬瘟疫病人的坟墓,那会很有趣。清朝的时候,晒书岭上从来没有竖立过墓碑,尤其是窦云焕死后,这里已经成为了国内学生敬仰的圣地,怎么可能到处都是坟墓?民国初年,灵尚确实开设了疗养院,但它是由私人商人建立的慈善机构,为收养寡妇、孤寡、孤寡人筹集资金。后来抗日战争爆发,这里被战火蹂躏。昔日书院果然回应了“聊武”二字,只剩下残垣断壁屹立于夕阳西下。更,更名为“扫鼠岭”——扫鼠是松鼠在民间的别称。

综上所述,关于扫鼠山的各种骇人听闻的传说,多半是荒谬可笑的。但是,对于人来说:对与错的人一定是对与错——人是这样,土地也是。如果有一个地方经常出现“聊斋”,经常提到“子不语”,那只能说明它有自己的吸血鬼体质,要么产生了邪灵,要么会产生邪灵,两者必成为其中之一。 ——扫鼠岭无疑是后者。这也是本书即将讲述的奇案发生后,各种骇人听闻的谣言如火如荼的根本原因。

2

12月“扫地案”破案后的一个上午,本书作者约老友呼延云陪他去扫地,并请他告诉我这起惊心动魄的离奇案件的发生与破绽. , 听到我的要求后,他并没有立即答应,只是说好久不见,我们去山脊上散散步吧。

我们是在樱桃街地铁站认识的,他还是一张稚嫩的娃娃脸,三十多岁的样子,看上去才二十出头,穿着一件韩式黑色短款羽绒服。脖子上围着一条充满文艺气息的白色羊绒围巾,搭配一条深蓝色的紧身长裤,整个人看起来精力充沛干练,眼神依旧清澈如初,但隐隐有一丝忧伤缠绵。他的眉毛。我想,也许他一个多月前还没有从奇怪的案子中走出来。

地铁A出口出来,在西郊市政工程公司门口等车。公共汽车没多久就来了。我们并排坐在后排的双人座位上,当汽车启动时,我看到右窗外经过一个土黄色的山坡,上面有一个灰色的水塔,形状像一个倒置的杵,放在一堆泥土上。屋顶上的手榴弹,与城里的景色完全不同,让我暗暗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扫鼠山案和之前了解到的呼烟云破案相比,气质完全不同.那是一种城乡结合部特有的气质:残忍、粗野、野蛮、肮脏,就像一个半人半兽的怪物,腰以上是狰狞的乡村,腰以下是妖城,怪诞狰狞。

公交车在银鹭街缓缓驶过。每一站都很短。街道依旧干净整洁。两边列出了中国移动营业厅、保险公司、锦江之星、物美超市等。然而,当我们走近青市口东巷时,马路突然像裤子一样狭窄,路上的缝隙很多。临街的建筑物更少,平房更多。 1960年代,有十二扇大方窗,窗外的铁栅栏锈迹斑斑,砖缝间生长着各种无名杂草……

“下车。”车停了,呼延云突然拉住1、

“我还没到。”我说:“下一站是扫鼠岭。”

“下车!”他不由自主地刷了公交卡,我只好跟着他苦笑着下车。

我们站的地方就在一座汉白玉栏杆石桥的头。桥下是无定河宽阔的渡槽。在运河的最西端,有一座蓝灰色的建筑,四通八达的孔洞,就是窝窝山所在的地方。呼延云告诉我,是1964年建成的青石口水电站。过马路,我们沿着渡槽北岸向西走,一路上陡峭的斜坡,上面铺着参差不齐的火成岩或花岗岩,特别陡峭的地方会有一两条阶梯状的条带。石,踩上去感觉整个山坡都在颤抖。我们的右手边是爬上陡坡的矮砖房,一排排,屋顶上铺着黑色油毡,带有薄荷香味的漱口水慢慢地从沟里爬下来,几个红箍的人正在围在一户人家门口,和一个冻得瑟瑟发抖的紫色长裤女人说话。女人旁边站着一个小女孩,她在啃着老玉米,她的脸颊和她的棉袄粗糙得像红色。

“索莫岭这个地方可以算是西山向南的残余,如果看山,西山有明显的下降趋势。”呼延云指着远处平缓弯曲的山坡道:“聊武书院建成后,斗云虎感慨万千,写了一篇作文题写,但文中并没有提到书院,而是谈到了美。西山之鸟鸣,窗纸透明,渐红如肥,推门见:山脊日初露,青台滴水,清澈纯净似洗,峰似拱;偶有犬吠,远闻无声……'”

不幸的是,一只被锁在铝合金栅栏里的黑狗突然对着我们怒吼,整座山都像骂人一样狂吠,没有了几百年前的古朴。正在表达对远古思绪的呼延云,很是失望。我们边走边聊,不知不觉走到了山顶,站在一块写着“森林防火人人有责”的白色牌子旁边,我有些喘不过气来。这是一块平坦的水泥地面,四周是光秃秃的枣树和槐树,鸟笼、黄鹂、云雀、椋鸟等,又跳又叫,几个老人围坐在一张石桌旁静静地打牌。

短暂的休息后,我继续走路。有几座高大的高压线塔,看起来就像山上埃菲尔铁塔的缩影。挡住了上去的路。于是我们转身向北,走上了一条下坡的水泥路。还没走几步,一条东西宽的不到十米的小巷就出现在我们面前。或许是因为南边的教学楼遮挡了阳光,小巷子显得异常。那里空无一人,此刻也没有人。小巷两边是长约两米的铅灰色长城墙,南墙是索莫岭中学,北墙是——

呼延云看到我的问题,点了点头,说道:“里面是索书岭站。”

没有悬疑小说中通常出现的阴风,但我感觉头皮发麻,更糟糕的是,呼延云恶作剧地补充道:“你看新闻,那天晚上罪犯在. 沿着脚下的水泥路,我们开车到了后山,成功避开了监控装置。”

一幕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,准确来说是同一背景下的两个场景:一辆黑色的Spira在小巷里缓慢而无声地行驶,在夜色的掩护下,他向着群山开去,留下四个尸体和栅栏内永远的神秘火焰;另一幕还在这条小巷里,在漆黑的夜里,十几辆警车和消防车交错挤满了救护车,混沌的灯光像不确定的惊吓一样照亮了夜空。身穿黑色警服、橙色消防服、白大褂的人忙碌穿梭,仿佛被扭在一起。引燃的那根引线,而那根引线的另一端,是位于山脚下的一座拥有两千万人口的庞大城市。当时,沉睡的城市完全不知道这件事,也不知道这件事会引起什么轰动,直到第二天早上,人们在地铁上擦着睡眼,在手机上浏览着手机上的新闻时,一脸恐惧和惊讶的表情: 谁以及为什么在扫鼠山上留下四具烧焦的尸体?

索苏林读后总结

国内推理作家胡彦云的最新力作,讲述了跨越十年的一系列奇案。

这本书的厚度是 500 页。一开始,西郊的连环杀人案很精彩,吸引我一口气看完。不过我个人觉得,加上社会背景的描述,10年之后,内容有点复杂。看完之后,感觉就像是韩国电影《熔炉》推理的加强版。

作为悬疑小说本的核心招数,乍一看还是蛮厉害的,但是仔细看了下,个人觉得还是有BUG的。我认为iPhone会在低温下自动关机的说法不应该出现在一本正经的书中。在投机小说中。

还要提一下猎枪剧情的设计。总觉得这个剧情有点突兀,仿佛是在为大结局做铺垫,感觉很生硬,而且当时的主角似乎没有理由这么做。

我也想吐槽一下小说中的人物设计。看完全书,好像主角是凶手,其他人包括警察都是配角,但是从小说一开始就出现的林向明这个角色非常突出,似乎贯穿了全书的开头,但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根本没有出现,占了大部分的页数。我无法理解作者这样写的意图?

如果整本书都是围绕着西郊连环杀人案写的,我觉得可能比加上未来十年的情节要好。未来十年的剧情介绍了相关的社会背景和背后的黑恶势力。全书的风格从单纯的推理破案转变为东野圭吾的社会推理风格。个人觉得还是有点勉强。市刑侦局局长的女儿被校园贷款抓获。至于自杀有多绝望?

 

温馨提示:由于部分资源中不可避免的存在一些敏感关键词,如果购买后提示网盘资源链接失效,或者提示此类资源无法分享的情况,您无需担心,只需要联客服联系为您补发资源即可,客服QQ: 121671486,或者微信:diqiuren010101,邮箱:121671486@qq.com
声明: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,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,请勿直接商用。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,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。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着者的合法权益,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。
《扫鼠岭》呼延云小说PDF 免费下载完整高清版|百度网盘下载-不可思议资源网
《扫鼠岭》呼延云小说PDF 免费下载完整高清版|百度网盘下载
此内容为付费资源,请付费后查看
金币0.8
限时特惠
金币2
立即购买
  • 无需注册可以直接购买
  • 付费资源
    THE END
   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    点赞5 分享